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

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

BOB备用导航

15343389805
联系方式
全国服务热线: 15343389805

咨询热线:15898420134
联系人:胡一鸣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经三路广电南路鑫苑金融广场金座1813A

中国作家济南行|桫椤《泺渡》

来源:BOB备用导航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26   点击量:219

    夜宿泉城,竟然不易安眠。

      住在一楼的客房,窗外是不知名的湖。夜未静时,倒也没有什么异样;甫一安静,就有“呱呱”的蛙鸣传来;间或有一两声“呱呜”声,又不知是何物发出的叫声,听起来像是电影里恐怖镜头出现前的配乐。不去注意还好,一旦将心绪调到与这些声响的频率一致起来,就再也无法入睡。可是夜深人静,不听蛙鸣又该听什么呢?把这感受发“朋友圈”,就有身在京城里的师友秒回:“窗外一定不是大明湖!”对呀,大明湖里的蛙是不叫的!我没有乾隆皇帝的威力,自是不能令窗外的蛙噤声,也就任由它们叫着——蛙本来就是该叫的!这样一想,它们的叫声好像一声声低了下去,我也就随势梦入湖中。

      在济南,无论人工湖还是天然湖,水一定是泉水。今天的世界,钢筋水泥取代庄稼树木在大地上生长,环境保护成为第一要务,要说一座城里满布泉水,听起来就像说玄幻故事——但在济南,这是真的。当我看到市民拎着桶来接泉水,而市政也为此布置引泉水的设施,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感动。所谓“天人合一”“道法自然”,这些从老祖宗那里传习而来的生活方式和状态,在济南从未中断。

      尽管济南的得名来自济水,但她的地下暗河纵横,万水汇聚,我宁愿相信这是一座浮游在泉水上的城。济南的泉推翻了我关于泉水的认知,我心目中的泉,大抵不脱由“泉水叮咚”而成“涓涓细流”的形貌。但在济南,泉水可以浮城,行船就更不在话下。于是我在可载数十人的游船上,饱览护城河沿岸的旖旎风光。护城河源于泺水,在甲骨文时代,“泺”专指现在的趵突泉以及由泉水汇聚成的湖区。一眼泉创造出一个字,“泺”是济南对中华文化的重大贡献。人逐水而居,舜帝“耕历山、渔雷泽”明显与水有关;济南的建城史远溯至新石器时代的城子崖,也是中华文明史的重要起点,包括后来济南城日渐繁盛,这些一定是因为有河水的滋养。

      这条河就是泺水。

      一条泺水承载了多少离合和悲欢,见证了多少波诡云谲,至今还担当着人与自然相依为命的依凭,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。公元前694年,为了解决齐鲁两国的边界问题,齐襄公与鲁桓公在泺水会谈,以鲁国的视角记述为“公会齐侯于泺”。每次在对面凭吊写有“趵突泉”三字的石碑,《左传》中的这句话都会直接跳出我的视觉神经,在波光潋滟的湖水中复活。两国诸侯临水相会,或许二人都曾捋髯沉思,之后少不了唇枪舌剑和暗度陈仓,更有皇室中的风流韵事,自然也少不了觥筹交错,但他们不能阻挡泺水深流。从古至今,泺水壅塞和浚通的变迁无数,而历史上的人事更迭和文治武功,都溶于这越数千载而不腐的流水中了。

      我在想,如今济南的建设,每挖下一锹土是否都会小心翼翼,因为那里埋藏着现实的根脉。泺水连接古今,泛舟其上,我仿佛进入“虫洞”,由此穿越时空——济南是历史与现实的交会点,泺水是时光列车吧!

      泺水在济南完成她的使命汇入小清河东流入海,小清河向上则在济西涵育出另一个景观——济西湿地。湿地里的水略有些浑黄,虽浩阔静穆,但已是河流的形态。船行水上,左右就有渔翁摇了小船,船上有鸬鹚蹲架在横杆上,也有鸬鹚在船侧的水中。它们时而疾游,时而将长长的脖颈向上伸一下,头极快地扎入水中,爪子和尾巴迅速消失在水面上,倏忽又从水中现身。此时有悠扬的乐声传来,左岸上的亭子里有“古代青年”在吹竹笛;而在右岸,又有“古代仙女”撑了纸伞跳舞。在天地间乍然见到他们,“穿越”感极为明显。人毕竟是动物的一种,亲近自然乃是本能;而我们又与动物不同,所以又眷恋历史。如此近距离观察鸬鹚这种被人调教出来的精灵,又将自己换位到渔翁和乐舞者的位置上,已使我体会到放逐灵魂的快感。虽然知道眼前不过尘世生活中短暂的一瞬,且景致也多有人工的刻意,但仿佛自己真的是某位古人,或竹笠蓑衣,一钩钓江;或纵情山水,狂歌独舞。

      济南人恋旧,芙蓉馆、明湖居里的曲儿一直唱到现在,但是济南从未停止她现代化的脚步。弃舟登岸之后,依然是在泺水之滨,我走进济南高新区。时光列车掉转方向了吧!在浪潮科技集团公司的展厅里,拥有巨大计算和存储能力的国产服务器上灯光闪烁,人工智能、智慧城市、数据交易系统一遍遍提醒我,这是在技术和实力方面最为雄厚的高科技企业之一;而在量子技术研究院,那只看上去与普通电话机没有什么差别的有线电话,却是目前极为“神秘”的量子通信技术的实用产品——实用?没错!商用量子通信专网已经在济南落地实用。

      在济南,需要有强大的心理适应能力,才能够顺畅地在不同时空间转换自己的身份和角色。我有一个疑惑,如果我是一个济南人,如何适应这样一种“分裂”的生活:朝饮趵突甘泉水、暮赏芙蓉馆里曲,又在“一院三馆”里打发闲暇时光;随后坐在铛铛车上接一个量子电话,说自己要去中国重汽生产线上操纵机械手臂。不是“穿越”是什么?!

      不消说,外地人到了济南倍感气馁,尤其是文人。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”,诸如“日日扁舟藕花里,有心长作济南人”这类艳羡的心情,以及“济南的冬天”“济南的秋天”之类的赏味,早已被前人道尽,今人再说什么都不免狗尾续貂了。西方哲人说“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”,在济南未必就不能,泺水就是这样一条河。

      我就在泺水乘舟渡河,抵达历史和未来。在时光的巨舟之上,我想说:泺水汤汤,济南煌煌!

      (桫椤,本名于忠辉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委员,国家广电总局出版产品内容审读专家组成员。现供职于河北保定市文联创作室,任保定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兼任河北作协特约研究员,山东师范大学网络文学中心特约研究员。)

    原标题:泺渡

    值班主任:颜甲

相关产品

COPYRIGHTS©2017 BOB备用导航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:219